您的位置:  »  首页  »  长篇连载  »  美女教师晶铃意外的4P本站 域名www.2XBXB.com
美女教师晶铃意外的4P

公司今年的业绩提前达成目标,老板乐得合不拢嘴,特别拨了一笔预算让大家去旅游。总务课也替高级主管规划几条国外自助行的行程,让大家选择参加。

大部份的人都选择到日本或欧洲,到最后只有我和财务长报名了加拿大洛矶山脉的六天租车自由行。

我,浩仁,36岁,是竹科的电子新贵。164公分,虽然不高,却对自己的外表充满信心。我应该是属于成熟稳重、谈吐有深度的那一型,这是我的婆跟我说的。

晶铃,我的婆,29岁,是所高中名校升学班的英文老师。和我一样164公分,长得端庄秀丽、婉约动人、身材苗条。她是东大外文系毕业,从小家庭环境就不是很好,大学时半工半读,在我们公司的生产线打工,是公司里出了名的大美人。

她常常为了上课,无法配合生产线加班或请不到假而哭哭啼啼的,我觉得她蛮可怜,人又如其名还蛮精灵的,就把她升为我的助理。经过一番调教,就把她骗上床了。没多久奉儿女之命结婚,她也毕业了,取得教师资格以后,就去教书了。

一早到了桃园国际机场的出境大厅,便看到财务长和他太太已守在约定的地点。

这个财务长的个儿也不高,已经步入40岁之年,身材略显发福,头发也微微秃顶了,不知道哪里来的鬼点子特多。当初他也是我老婆晶铃的追求者之一,但是被我捷足先登了。所以可以算是晶铃的老情人,也是我的旧情敌,我的手下败将。

对他,我总是摆出胜利者的姿态,很爱在他面前炫耀晶铃的点点滴滴。

“财务长,你们早。”

“你们早,这是我的太太晓娟。这是吴副总和副总夫人。”财务长帮我们互相介绍引见。

他的太太穿着一身清新俏丽的米色休闲服。脸蛋长得蛮可爱,笑起来嘴角有两个小酒窝,甜甜的。身材嘛,年轻的少妇自然长得是前凸后翘,坚挺丰满而结实噜。她和财务长结婚不到一年,结婚前也在我们公司当办公室助理,是我的行政助理筱菁在五专的前期学姊,常到我的办公室找筱菁。

当初财务长是闹了婚变,和元配离了婚,才把这个老婆娶进门。他表面说是第二春,不好意思再让大家破费包红包,其实是怕我们喝喜酒的时候闹场,把他和元配的一些糗事抖出来,害他在女方家长前丢脸。所以,他没有邀请我们参加他的喜宴,很低调的把婚事办了。

晓娟怯生生的向我们欠个身子,打招呼:“副总早!副总夫人早!”

我点了点头示意。

晶铃虽然和晓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,她倒是很热乎地迎向前去,就像遇到久别重逢的朋友一般,紧紧抓着晓娟的手说:“嗨!我是晶铃。我好喜欢你那种甜甜的笑容,又带着娇羞的气质,我一定要和你做个好朋友。”

晓娟在晶铃热情的招呼下,也开始晶铃姊长,晶铃姊短的。她再次叫我副总的时候,我就说:“唉,就叫我浩浩哥好了。”

财务长听了就跟着起哄说:“这个好,大家一起出来玩,就不要叫这个长,那个理的。显得多生份。”他接着对晶铃说:“你就叫我自强就行了。”

上飞机时,我们的座位和财务长的不在一起。晶铃表示要和晓娟坐在一起,我只好和自强坐罗!探头看看晶铃和晓娟聊得倒是挺热络的,反而我和财务长彼此各怀鬼胎,聊得有一搭没一搭地。好不容易用了飞机餐,点了几次啤酒之后,我们两个才敞开来聊。

自强问了我上次尾牙聚餐那晚,他们走了之后铃木和静香的情形。我当然是一五一十地,哦,不,当然还加油添醋地,向他转述了那煽腥淫靡的一夜。(详见春满,“春色满园”区的《我的老婆──美女教师晶铃》第二回)

财务长听得一直说:“唉!残念,残念。”只差嘴角的口水没有流下来。

漫长的旅途在荤腥的情色话题下很快的结束,而抵达了目的地——温哥华。

我们下了飞机,趁著在移民海关排队的时候,我问晶铃:“你和晓娟聊些什么,聊得那麽愉快?”

“哦,晓娟试探我是否真的知道你和筱菁的事,我就原原本本,详详细细的跟她全说了。”

我说:“唉!那这下子整个公司不都全知道了?”

晶铃说:“你以为我是白痴啊?我当然是知道她和筱菁是闺中密友之后,又确定她口风很紧,才跟她透露的啊!而且啊,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晓娟对你的印像还不错哦!”

“啐啐啐,你胡说些什么!人家才刚嫁给自强,可别给自强听到了不好。”

“嘿,你少跟我庚了。你心里想什么,你以为我不知道?这一次旅行,如果有机会,你会不会放过她?”

我拍拍晶铃的小翘臀,打趣的说:“如果你能接受自强的蹂躏,我倒不反对哦。”

“哼!自强除了矮一点外,有什么不好?你要记得,当年他可曾对我大献殷勤,我也觉得他人还不错呢!”

我真是给晶铃打败了。真是越来越开放,虽然这是我的期待,但是心里也不免涌起一波酸楚的醋意。

领了行李,出了关,便找到租车柜台报到。办好了手续,在租车公司职员的带领下,一行人就拉着行李到停车场领车。趁著这个难得的机会,我们租了一部红色的野马敞篷跑车,七手八脚的把行李塞进狭小的行李箱,我们就出发罗!

这下子,真正展开了我们的自由行了。自强自告奋勇要先开这趟路,晓娟知道晶铃习惯坐前座,就礼让了她。晶铃也大辣辣的坐下来,我和晓娟便挤在狭窄的后座。

第一站,我们先得找个超市,补给这几天吃的、喝的、用的东西。

晶铃向来是个购物狂,加上我们家一向都是晶铃负责采买,到了超市晶铃习惯性的一马当先,推著购物车就往里面冲。自强则是急着问人找书报架,想买些情色杂志。我则好整以暇,东逛逛西晃晃。不知何时,晓娟已经跟在我的身后,亦步亦趋。

“嘿,你可以自己到处走走啊!”我回头对晓娟说。

“欧,我……我怕跟你们走散了。”她接着吞吞吐吐地说:“浩浩哥,我是筱菁的好朋友,你们的事,她……都跟我说过了。”

“哦,这个小丫头真爱乱说话。”我慌乱地随便找个话敷衍她,掩饰我的尴尬。

“原先我觉得筱菁很傻。可是跟了浩浩哥和晶铃姊一路下来,我真的觉得筱菁没看错人,反而有点佩服她的勇气呢!”

我说:“这还得谢谢你晶铃姊的宽宏大量啊!”

她睁大著双眼问道:“晶铃姊……真的不在乎你有别的女人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也真的不在乎她有别的男人?”

“唉!基本上我知道晶铃是爱我的。你也知道我们公司那几个老外,在国外他们都参加了换妻俱乐部,这样在比较固定的圈子里,既满足了性欲又很安全。

我们这样也没有什么,我们和配偶以外的异性在一起只是身体上的一种需要,情感上没有丝毫的想法,我们仍然相爱,不是吗?”

“……”这下换晓娟低着头,回味我说的一番话了。

“你在想什么?想得这么出神?晶铃姊已经买好东西,我们该走了。”我一面说,一面推了她一下。当我的手碰触到她的背时,可以感觉到她像触电一般,有一阵轻震和颤抖。

出了市区,路上的车辆慢慢少了,车行渐快。一路上风光明媚山明水秀,自然不在话下。掀起了车顶的蓬盖,凉风迎面吹来,夏日的阳光竟然可以这么可亲可爱。一车的人心情好得不得了,加上财务长不时地插科打诨的说些黄色笑话,彼此间的隔阂终于打开,不再拘束。

一路谈笑风生,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就开了四、五个小时,已经是下午六点多。虽然已经六点多,可是太阳还高高挂在天空,一点也不觉得晚。我们随便在路旁的休息站吃过晚餐,继续上路。

开着,开着。忽然车子打了几个顿。自强赶紧把速度减下来,车子刚开上路肩一下子就熄火了。这下子想再发动,就再也发动不了。我从后座探头看了看仪表板,不禁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死财务长,抠钱也不是这样抠法。车子没油了,你都不知道要加。”

这下可好了,一车人卡在高速公路上,前不着边,后不著际。自强下车拦了好几部车,可都是“咻”一下就擦身而过,绝尘扬长而去。

“看来只好有劳两位女士牺牲色相,才能拦到车了。”自强又堆出笑脸,出起鬼点子来了。

起先大家只把他当玩笑话,没人搭理他。可是天色渐晚,再拦不到车,可就玩完了。我只好也出面劝劝晶铃,不妨试试看。

晶铃扭捏了一下,只好解开她的衣扣,露出了引人遐想的乳沟。她笑着回头问我:“这样够不够?”

财务长瞪大了双眼,在一旁起哄,叫着:“不够,不够,再脱,再脱。”

晶铃给了他一个媚眼,继续再解开两个扣子,拉开衣领露出了大半个酥胸,只差没露出肚脐眼来。接着她又折起裙角,露出一双雪白修长的大腿。然后她下了车,举起右手,竖起大拇指,豪爽地往马路中间一站。

还真不是盖的。一下子就有一部车“唰——”的一下,停了下来。车内的的司机一面探头问我们有什么问题,一双贼眼还盯着晶铃暴露的酥胸和雪白的粉腿不放。

了解了我们的情况之后,那个司机就用他的移动电话,帮我们打电话到我们的租车公司请求支援,就走了。

我们待在路旁望穿秋水,等到天色发黑,租车公司的救援车终于姗姗来迟。

帮我们加了五公升汽油,跟我们说,这够我们开到前面小镇的加油站了。

我们一行终于再度出发,好不容易开到小镇,加了油。这一折腾,黑灯瞎火的,每个人终于抵不住时差的侵袭,开始困意连绵。也没办法照预定的行程继续往前开,也别想赶到预定的大饭店。一行人决定就地找个Motel住下来。

没想到现在正是旅游旺季,小镇有限的几间Motel都客满了。最后才找到一间Motel,仅剩一间房间。不过好在有两顶大床,我们也别无选择,只好住了下来。

人疲马困的一伙人,洗过了澡,躺下就睡着了。

感觉好像睡了很久,依稀之中听到唏唏索索的讲话声。我睁眼一看,他们三个已经醒来,坐在角落的沙发上磕著瓜子聊天。看看床头的时钟,还不到凌晨四点。原来因为时差的关系,每个人早早就醒了。

我再看看,晓娟穿的睡衣是一件稚气未脱的小可爱,全身包得严严实实的。

晶铃身上也还穿着睡衣。考虑到自由行必须精简行李,晶铃此行只带了一件睡衣。那件睡衣与其说是睡衣,不如说是透明得不能再透明,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薄纱,原先是准备只穿给我看的。现在虽然她里面还穿着胸罩和内裤,但是在灯光照射之下,那若隐若现,呼之欲出的诱人体态,又岂是一个性功能正常的男人所能抵挡得了?

财务长当然是不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,一双贼眼一直在晶铃身上打转,他的裤裆高高地隆起。他的老婆晓娟看在眼里,都有些生气了,他也不自觉。

我出声,叫晶铃回到床上躺在我身边。

财务长说:“呵,都老夫老妻了,还那麽亲热。”

晶铃白了他一眼,说:“哼!谁像你啊,摆个新婚妻子在一边,谁知道你的心里在打什么主意?”

财务长陪着笑脸说:“这不是大家也是有缘才能同睡一房。我看天色还早,大家精神都还不错,不如我们就来个同房不交换如何?”

晶铃面对老情人这种厚颜无耻的要求,别无它法,急中生智只有拿晓娟当挡箭牌。就说:“晓娟,你说依不依?你同意的话,姊姊也不好反对。”

没想到晓娟红著脸,看了我一眼,低着头说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没经验,全听晶铃姊的。”

我在床上越听越有气,我就说:“要我说嘛,要玩就玩大的,我们就来个同房又交换如何?”

“好,好……”财务长一听,大喜过望连声叫好。

晶铃赌气的瞪我一眼,说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,到时可别后悔。”她就起身,作势假装要坐到财务长的怀里。

财务长那会坐失良机,他也顾不了晓娟就坐在旁边,一把就把晶铃搂在他的怀里。说时迟,那时快,他的左手顺势就从晶铃的领口伸进去,二话不说就解开她的奶罩,搓揉着她一对丰满粉嫩的娇乳。

晶铃没想到财务长来真的,一时也慌了手脚,无从抵抗,任其轻薄。

财务长老实不客气地,用他的姆指和食指捻拈著晶铃的奶头。我想,财务长这个老色狼情人,一定知道晶铃的乳头是她最容易失守的防线。

“嗯~~嗯~~”一声声的娇呼,随着财务长的揉捏,晶铃的抵抗变成半推半就。

我的老婆就这样瞬间成为我的情敌的阶下囚。转眼之间就被财务长解除了武装,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藕色的小丁。

在我和晶铃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形下,我的老婆被剥光了衣物,裸著全身被我的情敌——她的前情人——搂在怀里。她的一对白嫩嫩的丰乳,在财务长的魔掌下,幻化成两只愉悦的小白兔。

财务长低下头错起双唇,对着她的奶头,就用力吸啜。晶铃的乳头虽然比花生米还小,也被他吸得翘得高高了。我常取笑晶铃说,那是她的水龙头,只要一吸,淫水就来,她就受不了。晶铃满脸红潮,一方面陶醉在财务长的性服务,一方面不好意思面对我和晓娟的观看,她眯着她的一双桃花眼,把头转过头去,像只小猫依偎在财务长的怀里。

晓娟坐在一旁看得脸红心跳,不知如何自处。

既然生米已煮成熟饭,我也不是省油的灯。我一跃下床,操起双手,就把晓娟抱到我的床上,一面对财务长说:“且慢,大家先约法三章。”

财务长嬉皮笑脸的抬起头说:“快说,快说。”

躺在别人怀里,狼狈不堪的晶铃也转头看着我。才一会儿的工夫,晶铃的乳房已经沾满了她前任情人的口水,一对小奶头被他吸得又红又肿。

我说:“很简单,第一,要戴套;第二,不准亲嘴;第三,不能肛交。”

财务长笑着说:“这个自然。不过,只要双方两情相悦,没有勉强,应该可以不在此限。”

我看看晶铃,她的头点得像捣蒜一样,我只好勉为其难的说:“好吧。”

财务长一听大喜过望,马上拍拍晶铃的翘屁股,要她站起来。他很快地从行李箱搜出几个保险套,随手丢了一个给我,然后搂着裸著身体的晶铃走向另一张床。

我为了赶上“落后的进度”,飞快地褪去晓娟的小可爱睡衣。她的里面没穿胸罩,只穿着一条小丁。我轻轻一出手,就扯断了她的小丁。她的丰满而均匀的双腿害羞地紧紧夹着,两腿之间,阴阜饱满隆起,阴毛茂密。

我轻轻地把她搂进怀里,抚摸着她的脸庞。她闭着双眼,两颊发烫,颤抖的身躯卷曲在我的怀里。

“别紧张,慢慢来,你会喜欢我的。”我安慰着她。

“嗯~~嗯~~”她轻轻地回应。

她的身材健美丰满,一双坚挺的双乳无法一掌握在手里。我用拇指和食指挑逗着她粉红色的小奶头,她的奶头很敏感地立即有了回应;她的乳晕马上变得更红,变得更凸起,奶头很明显的变硬了。

我低头轻轻地啃、咬、吸、啜。心里想:“哇!年轻的新婚人妻,就是不一样。何况还是个不错的极品,看来今晚的交易不会亏本。”

“哦~~嗯~~”一声高亢的娇嗔,划破闇夜寂静的空间。我和晓娟不约而同的循声一望,但见我的老婆仰卧在床上,两腿张成M形。财务长正俯身在晶铃的两腿之间,舔着她的阴核。

“嗯……自强,你好会舔哦!嗯……自强舔深一点……上面一点……嗯……

对,对,对……哦……就是那里……哦……继续……继续……嗯……轻一点……

嗯……用吸的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自强……”

晶铃不自觉地挺起臀部,迎向老情人的舌头。她的眼神和我在空中短暂地交会,她居然还知道娇羞地别过头去。

我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的浪荡模样,心里虽然五味翻涌,还是继续低头享受着别人新婚的妻子。我的手往下探到晓娟的私处,她的阴阜饱满隆起,阴毛茂密而柔软,摸起来和晶铃的骚屄又大异其趣。我的中指一伸进去她的小缝,她的阴道虽然已经淫水四溢而湿滑柔软,可以轻松进出。但是,仍可以感觉到两片阴唇紧紧地夹着我的中指,充满弹性,应该也是反应敏锐的极品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浩浩哥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随着我手指的抽送,晓娟也开始不安地扭动着臀部,不停地娇嗔。

另一床,财务长用他的灵舌把晶铃的下面舔得欲死欲仙之后,就挺著略显肥胖的肚腩,爬上晶铃赤裸的身体,用力把她搂在怀里。晶铃丰满肿胀的乳房,都被他压得变形了。他对着晶铃露出谄媚的笑容,涎著脸就把嘴巴亲向晶铃性感的双唇。

妈的!一开始讲好不亲嘴的,他居然犯规了。

更可恶的是,晶铃竟然闭着双眼,杏口微张,伸出她的嫩舌交缠着情夫的舌头,迎合他的挑逗!

虽然我们夫妻一起玩过无数次的3P、4P,但是这是第一遭,我的老婆在我的面前,嘴对嘴的亲吻别的男人。看得我妒火中烧,可是也莫可奈何。

我俯下身体,略带报复地用力吸吮晓娟的阴蒂,两手仍然用力地搓揉她的双峰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浩浩哥,好舒服喔……嗯……”晓娟也开始扭动着腰肢,淫声浪叫。她两只手紧紧按着我,插满蔻丹的指甲掐进我的肩膀,好像生怕我的舌头离开她的阴户似的。

接着晓娟挪了挪她的身体,转过身来把我的阴茎凑向她的嘴巴。她伸出舌头对着我的马眼就是一探,“哦……”一阵酸麻的感觉马上穿过我的背脊。

妈的!这个小荡妇,看似清纯可爱,一到床上就完全变了一个人,还蛮会玩的。

转头看看财务长和晶铃的法国式湿吻,居然缠绵到现在还没结束。我的老婆大辣辣地劈开她的双腿,露出她撩人的阴户,让她的前情人(不,现在成为情夫了)肥胖粗短的中指孜意的在她的阴户进出抽插。她的手也没闲著,她的纤纤玉手正套弄著情夫的暴怒的鸡巴,一手还抚弄着他的睾丸,好像在掂掂它的分量。

我这时才注意到,财务长的阴茎虽然比我的略短,但是比我的略粗,尤其黑黝黝的龟头,足足比我的大上一号,像个鸡蛋一样大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自强你的手,抠得我好痒,好舒服,嗯……”晶铃开始忍不住发出娇喘,她阴户下面的床单已然水渍片片,泛滥成灾。

我猜晶铃凭著丰富的经验,已经知道今晚得小心应付财务长的粗屌,才不会吃苦。她一手引导著财务长的鸡巴凑向她的洞口,一手掰开自己嫣红色的阴唇,让粗屌在她的洞口磨来磨去,沾满了她的爱液。她犹豫了一下,就咬了咬牙,挺起她的臀部,接着把一双细长雪白的长腿盘上情夫的腰身,把她的小骚屄迎向情夫的鸡巴。

财务长的鸡巴轻轻地顺势向前一送,整只肉棒便进去晶铃的体内。晶铃的小嫩屄把他情夫的肉棒包得紧紧的,两个人不禁同时发出一声长叹:“哦……好紧哟~~”、“嗯……好粗哦~~”

看着晶铃和她的奸夫在我面前毫无保留的火辣辣演出,两个人的生殖器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我快气疯了。

这时财务长斜着眼睛,挑衅似的看着我,以胜利者的姿态,开始用力地冲撞晶铃的下体。晶铃粉嫩的阴唇,随着他鸡巴的抽送而外翻。

“嗯……哦……自强……快肏死我了啦!哦……嗯……用力,用力……再进去一点……嗯……哦……”晶铃完全不顾我的感受,摇著一头乱发,忘情的娇声浪叫着。为了迎合奸夫略嫌短的阴茎,她弯著双腿,垫高阴部,好让奸夫的鸡巴可以每次冲撞到她阴道的最深处。

我看着这淫靡的一幕,不禁加快了我舌头的动作,晓娟也用力地吸吮我的龟头。慢慢地我们也进入忘我的境界,我的男根在她的挑逗下,又暴涨了一倍。

“嗯……嗯……浩浩哥,我受不了了,你快进来嘛!”晓娟细声的求饶。

“我可以不戴套子进去吗?”我悄悄地问晓娟。

“呜……”晓娟满口含着我的龟头,含混地回答。

我一得令,马上起身提枪上马,就著滚烫的骚水,我的阴茎一下子就戳进去晓娟的小嫩屄。

难得晓娟的嫩屄还没被自强肏大,我的鸡巴被她紧紧地裹住,几乎不留一丝一缝。随着她呼吸和心跳的加速,她阴道里的皱折一波快似一波地包夹着我的阴茎。

新婚未孕的人妻就是极品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晓娟,你夹得我好舒服哦!”我也大声呐喊著。

随着我的抽送,晓娟的淫水越流越多。她眯起双眼,享受我这陌生的男根在她的阴道第一次的进进出出。我那没穿袜子的阴茎,可以清楚地感觉到,我龟头的边缘刮着她阴道里一道一道的皱褶。每刮过一道皱折,就引起她的阴道一阵收缩。

这时晶铃和她的奸夫已经战完一个回合,财务长把她抱到我们床上,把她搂在怀里,一起观赏我肏着他的老婆。我看到我老婆原本粉红色紧闭着的的阴户,已经被她的奸夫肏得又红又肿,合拢不起来。

我气得把晓娟翻过身子,改用狗爬式,从后面抽插她的阴户。她很有默契地把屁股顶得半天高,迎合著我男根大力的抽送。

“哦……哦……嗯……浩浩哥,你……嗯……的好长……顶到好里面……你肏死妹妹了……嗯……”有人在旁观战,更刺激了晓娟的淫欲,她撇开娇羞,晃着双乳,扭著屁股,大声地叫床。

配合著她的淫叫,我戳得更卖力了。我终于把我满腔愤怒的精液,射向晓娟的子宫深处。当一股股白花花的精液,慢慢地从晓娟的阴道漫流出来的时候,财务长这才发现,我居然没戴套子,就直接射进去他太太的体内。这下换他的乌龟作大了。

他脸绿绿的对晓娟说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居然让他中出内射?难道你不怕怀孕?”不过,财务长不愧也算条汉子,他接着对我说:“愿赌服输,我认了。”

晓娟依偎在我的怀里,语带报复,俏皮的说:“我就是和筱菁一样,想怀上浩浩哥的孩子哪。”

看看窗外,天色已经露出了微明,晶铃搂着她的奸夫,提议大家再睡个回笼觉,才有精神继续明天的行程。

我们四个人就挤在一张床上,一起盖张毯子,彼此的性器紧紧的和别人配偶的性器结合在一起,再度相拥入睡。

这次的4P到底是意外,还是有人精心设计,我到现在还没查出来。不过,回到台湾之后,我和晶铃倒是多了一对彼此心仪,长期连谊的对象。